Squirrel_XXL

坐标魔都。

主要负责吃粮,杂食,没bug的都吃。

晚睡星人。

大概是个话痨,有点吵闹。

看我的腮帮子里全是糖和玻璃渣呀~

混更一张长发幼维!

p1有字版,p2无字版~

今天也有好好吸小滑冰呢……

大概是维三岁(๑>ڡ<)☆ 

今天也是超想吃冰淇淋!!!

并不会上色…期末季混个更吧.._:(´_`」 ∠):_ …

p1-2是画了三分钟里的维勇(动作姿势有参考…

递给乔安小姐姐的作业  @喬 ,讲道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张完成度这么高的线稿(扶额…看来有点动力才会进步的呀…

原梗见这里:【维勇】3分鐘。-喬

续写见这里:【维勇】三分钟。-Squirrel_XXL

互相珍惜的他们多好呀…

p3是草稿流,瞎涂一发糖hhhh

p4嘻嘻…


大家一起来吸小滑冰啊!!!

【维勇】三分钟。(续)

*原梗来自于乔安小姐姐  @喬 

*说好的三分钟后续,前篇链接在下面~

*维勇第一人称视角交替,奇数编号为维恰视角,偶数编号为勇利视角(画重点!不能更改字体颜色的lofter嗷呜QvQ

*难逃的ooc

*三二一预备——唱!

如果感觉是糖你就拍拍手~pia~pia~ 

如果感觉是刀你就跺跺脚~duang~duang~ (住手

*再次表白乔安小姐姐  @喬 ~愿意把自己笔下的维勇交给我,把赋予他们结局的权利交给我,并且允许我发布出来,真是……感动得不得了。我知道对于写手来说,笔下的人物就和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姐姐在聊天的时候一直叫我小天使啊,其实乔安小姐姐你自己才是天使啊啵叽!

 

 

前篇回顾:

 

原梗:勇利第一人称视角

续写:维恰第一人称视角

 

务必看完之后向下拉↓↓↓

 

 

 

 

正文:

 

Chapter 1

 

我跟着你一直走,走出了房子,走上了街道,明明都走到十字路口亮着红灯了,你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勇利,是红灯啊。”我慌乱地快步上前拽住了你的手臂。可能由于过于紧张,力气稍微有些大了,我和你撞了个满怀。

 

这时候才发现,你在哭,红肿着眼睛,很安静地流着眼泪。

 

我赶忙松了手,一副投降的姿势:“啊啊勇利,对不起,我力气太大了是不是捏疼你了?”

 

半晌,没有回复。

 

又是这该死的沉默。

 

正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一切的时候,你突然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我,那眼神像是要尖锐地穿透我,有些怨恨又满是悲伤。你哽咽着质问我:“都……都说不爱我了……为什么还对我这么温柔?”

 

“这样的话……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拼命地挽留你啊!”

 

最后半句你快喊出来了,略微沙哑的不自然的嗓音听得我头皮一麻浑身一个激灵。我刚才没听错吧?你说的是……挽留我?

 

原来勇利没有对我厌烦吗,原来对我还有感觉吗,原来……还爱我……吗?

 

我感觉你呼出的气都带有海水一般的咸涩,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沾湿而变成一缕一缕的,扑簌簌的眼泪像是一路蔓延,浸透我的心底,融在我的血液里,向着我的五脏六腑运送着你的悲伤。意识到如此,我的身体仿佛要炸裂一般的疼痛。

 

我下定了决心,悄悄攥紧了拳头,说:“勇利,跟我回家吧。”

 

 

 

 

Chapter 2

 

“勇利,跟我回家吧。”

 

那个朝思暮想的前任恋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说出了这种话,我疑惑地看向他,但是因为眼里满是泪,全世界朦胧到只剩点点光斑。他逆着光站在那里,阳光勾勒着他的轮廓,像是在发着光,很是好看。

 

热辣辣、亮晃晃的阳光晒在脸上,加速蒸发着脸上的泪痕。眼泪在脸上干掉带来的皮肤不适感让我想起分手的那一天。在同样的天气里,我一个人拖着半空的行李箱,不顾路人的眼光,低着头一路哭一路走,脑袋里无限循环地轰鸣着他的冰冰冷冷的那一句:

 

“我已经不爱你了。”

 

我的维恰,我的神明,曾为我下了如此的神谕将我驱逐——

 

而这人,现在又在说什么傻话?

 

我一愣,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被他拉着手走在通往曾经的我们的家的路上。他的大长腿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仿佛是要带着我飞起来一样。

 

即使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但是说心里话还真不想放开这只充满安全感的手。怀念的触感,骨节分明,手指纤长,不轻不重地握紧我的手,不疼,好像留有可以挣脱的余地,实际上却是强硬得无法抽出手。

 

这个小孩子气的神明啊,真是找不到一点理由拒绝啊。

 

于是两人索性在马路上奔跑了起来。

 

奔跑而带起的风吹得我有点懵。我眨了眨眼看清了身旁的你的侧脸,额前的银色刘海扬起又落下,表情认真又严肃,一点也看不穿你在想什么。啊,就这样跑着也不是什么坏事呢。阴郁的心情突然有些好转,甚至还有点想笑。这种感觉像是一场梦,触发的事件找不到头绪但是又甘愿沉沦。

 

只是不知道在梦醒之前,我的神明啊,你要为我作下怎样的命运判决。

 

 

不愧都是运动员呢,跑了这么远还只是气喘吁吁没有累趴下。我看到了熟悉的,曾经被当作是“家”的门。

 

 

 

 

Chapter 3

 

到家了。

 

我手忙脚乱地掏出钥匙打开门。反手把门一关,连鞋子都没来得及脱下就把勇利一把捞过来紧紧地抱住。这一次,不同于游戏中的三分钟拥抱,我是自愿的,也不想再掩饰什么了。

 

我好想你,好想你。

 

因为剧烈奔跑而喘不上气,只好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我现在想说的话。心脏不知道是因为奔跑还是因为怀里的人是勇利,扑通扑通的,猛烈撞击着胸腔,像暴风雨打在窗玻璃上,一下又一下,明显而又强烈。心跳声在身体里肆无忌惮地回响,耳旁仿佛雷鸣。

 

啊啊要死了。

 

“维……维克托。”

 

你在叫我的名字。你的手温柔地撩开我的刘海,抚上我的脸。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勇…勇利,对不起。”

 

你没有说话,安静地等着我把话讲完。

 

“我以为我回应不了你,我以为你对我已经厌烦了……”

 

“擅自决定离开了,对不起。”

 

你轻轻摇了摇头,“维克托呢,不是因为不爱我了所以才赶我走吗?”

 

“是因为觉得你应该配上更好的人……”我还没说完话,你把你的食指伸了过来,封住了我的嘴,“不许说这个,听清楚问题呀,你还对我有感觉吗?”

 

说不出话的我拼命点着头。

 

“别哭了,原谅你了。”你这么说着,软软的嗓音包裹着我,温柔得像是要把我融化。我哭得更凶了,眼泪抑制不住地往外流,连你的脸都看不清。我现在一定哭得像是傻瓜一样吧。你一把捏过我的脸蛋,“不过以后不许再撒谎了,鼻子会变长的。丑了我可不要你。”最后带着笑说了句:

 

“笨蛋维克托。”

 

 

 

 

Chapter 4

 

维克托真是笨蛋。

 

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跟我分手是不是傻了。别看这么大个的人了,心智却和三岁小孩一样,居然要我去找更好的人……都怪那段时间对他关心太少,虽然看他郁郁寡欢,还以为是个大人可以自己走出来呢。也怪我,当初分手时应该多问几句,可是谁让他偏偏是神明呢无法反抗,况且我承认我之前也不是完全没有动摇。

 

稍微有点小庆幸。冰上的传奇有着这样的手足无措,却只在我面前展现出来。还以为是被他厌烦,没想到败给的是沟通不良和关心不足。恋爱中的我们智商都是负数吗,误会居然产生于太在乎对方而想太多。

 

这么想着还真是有点小头疼呢。

 

但是刚刚,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哭泣,这次却无比揪心。本就白皙的肤色更显苍白,面容上浮着不自然的红晕。海蓝色的眸子像是海上升起了晨雾一般朦胧。眼泪滚落到我的手掌心,有些烫,感觉像是要努力渗透到我的掌纹里,细细密密地说着对不起和我爱你。

 

经直觉验证是百分之两百的真心。

 

我的没长大的神明大人啊,麻烦您在面对生活的时候也像在冰场一样自信自如啊,不要怀疑自己呀,我也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滑运动员而已。

 

更何况,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就保留你最自然的样子就好了。

 

 

我环视着这个离开了一段时间的房子,整洁明亮,但却毫无生气,我顺手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看到了熟悉的风景。

 

果然还是这副风景让人安心。

 

 

 

 

Chapter 5

 

你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阳光瞬间充斥着房间的各个角落,连我的心底也亮堂起来。扬起的细小灰尘打着转,闪着金色的光。有风吹来,新鲜的空气驱赶着旧日的沉闷,微微还藏有一丝夏季独有的栀子花香。你离开后,我再也没有打开过窗、拉开过窗帘。而这一切,又因你而改变。

 

风呼啦呼啦地卷着窗帘,你仿佛是天上的天使降落在我的窗前。

 

我走近,你把头搁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地耳语。气息挠着我的耳廓,有点痒,但很幸福:“呐,维克托。帮我戴上这个吧。这一次别再让我把它摘下来了。”不经意间你往我的手心里塞了一个我们都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它应该被你握在手心里很久很久了,带着你的体温,微微有些发热。

 

“哇哦,勇利,即使分手了也会把戒指带在身边吗,真是意外。”

 

你害羞地笑笑,指尖绕着耳后留长的发梢。我注意到你的耳尖开始泛红,真是可爱得不得了。这不同于游戏时你的刻意的笑,绝对是你不加掩饰的表情,是最真实的心理映射。你的温柔一如既往,我之前都在怀疑什么呀。

 

再次互相确认心意后,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

 

“勇利,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根本没有准备……”

 

“但是无论如何现在我都想这么做!”

 

我单膝跪在我的天使面前,拉过他的手,虔诚如祷告:“胜生勇利先生,你愿意把你的余生交给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吗?这一次,我用生命起誓,伴你身边,再也不放手。”

 

你笑了。酒红色的眸子像是要把我直接灌醉一般,连嗜酒如命的战斗民族都要招架不住,缴械投降。

 

“我绝对相信维克托做出的选择……不过下次,你要是敢放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低下头轻轻地吻在戒指上。“不过,你的戒指呢?”你歪着头问我。

 

我从脖子上摘下那条藏在衣领里的细细的银链子,从衣领里拉出来,末端悬着一颗和你右手无名指上一模一样的戒指。

 

你有点吃惊,眼里又快要荡漾起涟漪了。

 

“我的勇利,替我戴上吧。”

 

 

 

 

Chapter 6

 

神明给我的最终判决是让我与他交易生命中所剩的所有时光,相互陪伴,永不分离。

 

乐意至极。

 

真是一场可怕的分手风波,如此大动干戈实质又是无理取闹,像是孩子们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试探友情常用的那一句“我再也不理你了”,转眼又和好如初。不过好在闹完这么一番,我们还在一起,我们找到了事情的症结所在,这就够了。

 

我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给友人打电话,叫他们不要担心我们,没有关系的。视线瞟到厨房。厨具干干净净,垃圾桶里却是无数的便当盒子和酒瓶的残骸。原来这些日子你也过得并不好,连照顾自己都没有按约定好好地做到。我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转而看向你。你正坐在沙发上对着光张开手掌,很认真、很认真地在看手上的戒指,海蓝色眼睛里的迷雾已经散尽,深不见底的大海摇起波浪,盛满着欢乐又荡漾着悲伤。

 

真是孩子气。心疼得又想捏脸蛋了。

 

我打完电话绕到你的面前,用手在你眼前挥了挥。你回过神,可怜兮兮地朝我眨巴眨巴眼睛,嘟着嘴,一副乖巧的模样,像极了马卡钦。我说:“走!上街买东西!今晚给你做炸猪排饭!”

 

你开心得整个人画风都变了,眼眶的红晕还未褪尽,就变成一副星星眼爱心嘴的模样,像是幼儿园刚放学被放出来的小朋友。我想了想刚才抱你的手感,骨头都有点硌着我了。嗯,是该给你做点好吃的了,顺便把家里剩的酒全都寄给克里斯吧。

 

你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脸蛋,跑在我之前去给我开了门,正好撞见隔壁的邻居。

 

“呀,维克托先生你好啊!勇利君,好久不见~前一段时间是出去旅游了吗都没碰到你!”

 

是呀,我们的心都在这个世界流浪了大大的一圈最终又注定回到一起。除了我们自己,谁也无法将我们再次分开了。当然,分手这种蠢事,我可不打算再试一次,对心脏不好,我还想多活几年,和你一起。

 

我握住你的手,十指相扣,微笑着回应——

 

 

“是的,我回来了。”

 

 


The end(大概是?

 

 

 

 

 

有些话想说。(哇QvQ我废话好多啊……

 

上一次发文是第一次发文,明明是玻璃渣还收到了很多小伙伴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一部分小伙伴的评论和follow,无比激动。评论都已经一一回复,在这里再次感谢你们的支持!!!这篇后续的完成时间其实和维视角是同一天,虽然是迫不及待地写出来了,但是由于一些小小的私心,没有立即发布出来。如果有被三分钟的维视角扎心到的,我在这里郑重地说声抱歉啦~不知道这次的这份糖符不符合你们的胃口……我尽力了(倒地

 

怎么说呢,看大大们的文章专心吃粮也吃了半年。第一次转化视角作为一个写手参与其中,大概才能明白读者对写手的意义。和乔安小姐姐的交流是促成这一切的契机!表白小姐姐!我大概是个认真过度的人,对待二次元的东西也不例外,有原则、尽全力,即使是顶着ooc的巨大包袱也要尽可能最好地发挥。写文的时候一气呵成,感觉自己就是事件的参与者一般。写完之后,先是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然后就进入修修补补的死循环中。每次关闭文档再打开都会对一些用词和描写进行修改,或是对场景进行更细致的刻画,希望能把我的脑海里的维恰和勇利高保真地传达给你们每一个人。我的文字是因为你们而存在的。这种感觉无比的奇妙。我很享受这种创作、期待和互动的过程,一种不期而遇的惊喜吧,大概是这样。

 

维恰和勇利是世界上的宝藏!他们会永远幸福!

 

很高兴遇见你!


【维勇】三分钟。

*原梗来自于乔安小姐姐  @喬 

*分手前提

*恋爱白痴维第一人称视角,与原梗同一时间线

*绝对ooc,强行自圆其说

*人生第一次写文发文…有点小忐忑…

*是糖还是刀我也分不太清(先含救心丸……

*借此再次表白乔安小姐姐  @喬 (⑉°з°)-♡,五天前的凌晨看了她写的文之后突然想到我年轻的时候(大误…一直表白小姐姐觉得还是不过瘾,昨晚突然间觉得可以写写维视角啊!!!然后有了这篇历时四小时加若干小时的修修改改的产物。~

 

原梗  勇利小天使视角

务必看完再继续!!!



 

 

 

 

其实很久没见到你了。接到聚会邀请的时候听说你也会来,感觉自己心里还是揪了一下的。

 

想见你,又不想见你。

 

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但怎么可能。毕竟做出了那样的决定,该拿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你呢。只好压制着自己的刻意的想法吧。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就可以掩饰过去了吧。

 

我好歹也是五连霸的传奇啊!演绎过多少感情和故事,却连简单的和朋友见一面都做不到吗。

 

做得到的。

 

 

 

 

 

……

 

“那...就請2号跟5号拥抱3分钟。”

 

啊中招了。

 

免洗筷子上写的“5号”被我大大方方地亮了出来。我保持着平日里的微笑,想着真不想当着你的面和其他人拥抱希望不要让你胡思乱想啊我怎么又想到你了……然后发现拿着2号筷子的正是你。你正对着免洗筷子上的数字微微出神,果然还是带给你太多的伤害了吧。我的视线锁着你,直到你被身边的友人拍了拍肩膀才抬起眼,正好撞上我的视线。还是熟悉的棕红色的眸子啊,仿佛一坛酿造中的红酒,还闪着水光,但为什么,有些飘忽不定呢。

 

也是呢,换位想想,你参加个朋友聚会玩个游戏还要和前任恋人被分到一组,真是扫兴和尴尬啊不是吗。我在心里自嘲地笑笑。

 

啊,不能想太多。

 

我微微一笑站起了身。“这只是个游戏而已,这只是次朋友之间的聚会而已。”我警告着自己,“维克托,你别干多余的事情。”

 

我站在你面前,看着你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嘴角牵起的弧度里装满了不安。

 

“麻烦帮我们计时。”求这尴尬的三分钟快一点过去吧。我转头向身后的人说完话后面对着你摆出拥抱的姿势,张开了手臂。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呢。你自觉地贴近我,填入了我的怀抱中。

 

 

 

 

2分59秒。

 

我一瞬间竟以为会看到你抬起头的笑脸,是错觉吧。扎根于时间的习惯还是难以抗拒啊。

 

你把头埋得很低,明明贴着我却感受不到太多的力度。一种陌生人的疏离感突然扼住我的呼吸。对的呀,是陌生人了啊。陌生人之间的拥抱是怎么样的。一种礼节上的问候?大概是看上去很亲昵,但又会刻意地控制着距离吧。

 

例如现在这样。

 

我的手臂环在你的背上,感觉时间都停止了。你的黑色头发填满了我的视线,我看着你的发旋微微出了神。

 

我记得什么时候我也曾向你张开双臂,等着拥抱你吧。是了,那次在中国的自由滑,你突然改变了最后一个跳跃而改成了后内点冰四周跳,我的代名词。虽然不是完美的一跳但是着实把我吓到了。我跑到冰场的出口,张开双臂等着你,看你笑着向我奔来,骄傲地说:“维克托,我干得不错吧!”

 

真想变个法子回赠一个惊喜给你啊例如一个kiss,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那时候可真是美好啊。

 

我想着中国大赛的那天,突然另一张哭得稀里哗啦的脸闯进记忆中来。一句话猛得撞进心里:

 

“沉默不语也没关系,不要离开,待在我的身边啊!”

 

我的心像是突然沉入深海又瞬间被拉回,手臂不自觉地收紧。我记得我当时后悔刻意说出了有些过分又无理取闹的话,但更没有想到的是你对我的答复,着实让我知道在你心里我有多重要。

 

在你心里……曾经有多重要。

 

这个曾经视我如神明的人,有着脆弱玻璃心却想要为我强大的人,正在我的怀里紧张地有些颤抖啊。这回不是神经反射,我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了你。

 

想要,想要感受勇利的存在。

 

怀里的身体似乎放松了下来,我注意到你的表情上少了之前的防备和不安,多了几分笑意。看来并不反感我紧紧地抱着你呢。是和我一样想到什么了吗?大概不是什么坏事吧。我也稍微有些释然,轻轻地把头倚在了你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嗅着你的发香,更新着大脑中那份遥远但又久违的气息记忆。

 

 

 

 

2分40秒。

 

我们创造的回忆远不止这些。打开了的记忆匣子很难被马上合上。就一会,就这三分钟,稍微放纵一下也不是不行吧。

 

我想起了俄罗斯的朝阳,想起了巴塞罗那的晨光,想起了长谷津的大海。

 

我想起了banquet上醉酒的你的脸,想起一起看过的樱花。

 

我想起了冰面上不断练习的我们的模样,想起了重逢时的温泉和飞雪……

 

我突然想不起来遇见你之前的自己了。

 

 

 

 

2分20秒。

 

遇见你之前的人生不能说是惨淡,我在我热爱的滑冰事业上奉献着我的一切。从青少年起,就舞蹈在冰面上,而后升入成年组后,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创造了奇迹的五连冠。

 

它是辉煌的,辉煌到只容得下训练、比赛和奖杯。

 

马卡钦是生活中少有的活泼和生气,但是相处时间也因为四处比赛的原因,不是太长。

 

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

 

 

 

 

2分钟。

 

我曾经是对谁说过我从你身上获得了“love & life”呢。

 

明明有如此摄人心魂的舞步,却因为比赛时的不稳定情绪而埋没,甚至还传出要退役的传闻。我实在好奇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正好一直想为世人带来新鲜感的我遇到了灵感瓶颈,而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有着我所没有的东西,那东西或许是激发灵感的一种思路。应着你的醉酒时的邀约,我来到了你身边。

 

虽然事后我才知道你不记得这个邀约了。

 

而之后你所做的一切,把我从超脱世事的神殿拉到你身边,沾染上人间的烟火气息。

 

家人、朋友、启蒙老师、青梅竹马,这个世界一直存在的不起眼的东西,我不曾重视过的东西,以绚烂的颜色瞬间涂满我的单调的世界。更重要的是,勇利你的细腻敏感的心。

 

无比向往,无比眷恋。

 

遇见你之后产生了一种之前从未活过的错觉,我获得了新生。我看到了除花滑之外的世界,原来也是这么丰富多彩。我第一次有了想守护一个人的感觉,想努力去回应的感觉——

 

恋爱的感觉。

 

等我发现的时候,我的视线已经离不开你了。

 

早已沉沦。

 

呼吸突然急促,心跳也变得快了起来。

 

 

 

 

1分40秒。

 

我开始无法忍受一个人待着。看不见你的时候我就开始心烦意乱、焦躁不安。

 

我想你永远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我想你的eros只展现给我一个人。

 

我想见证你创造的更多地惊喜与奇迹。

 

我曾经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无论发际线退到哪里,都想和你在一起。

 

 

 

 

1分20秒。

 

我感觉我就像是个孩子护着宝物一般地护着你。因为你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恋爱感觉,让我怀疑我之前经历的恋爱都不能称之为恋爱。

 

如同一个刚步入青春期、初次尝得恋爱的甜蜜的毛头小子一般,小心翼翼,不敢肆意妄为。

 

睡觉时把你揉进怀里,共道晚安;走在街边我把你护在远离车流的一侧;训练时看你摔着了会很担心地把你检查一遍。

 

我们一起奔跑在长谷津的桥上,一起准备着炸猪排饭的材料,我和你还有马卡钦一起窝在小小的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毫不顾及形象地哈哈大笑。

 

……

 

我以为这样就能走到永远,一直幸福。

 

 

 

 

60秒。

 

我想起那天你抱着我说把你自己托付给我了,然后我打趣着说好像求婚呢。

 

我想起你在大教堂前为我戴上名为“护身符”的金色戒指,却戴在了我的右手无名指上。

 

我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围得昏头昏脑的, 脑袋里唯一想的是:“啊,被套牢了。”

 

后来就顺其自然地成为了恋人关系。

 

 

 

 

40秒。

 

既然这么多美好的回忆,明明这么不舍,为什么要分开呢,为什么在聚会开始还要装作什么都没事的样子呢。

 

我想起分开前裹挟着我们的阴冷不散的低气压,又想马上甩甩头把不愉快的一切重新搁置回记忆的高楼。

 

因为我力不从心,无法回应你的热烈的爱。

 

你说我是神明,你在长谷津的房间里挂满了我的海报,你熟知我的一切,甚至比我自己更了解我。可我不知道做什么才足够回应你,才能让你满足。我做了所有恋人该做的事情,但依旧无法心安理得地待在你身边。

 

不知所措。

 

热恋期过后我才醒悟过来,我不是神明,除去在冰上的时光外,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害怕你也发现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害怕你对我厌烦,我害怕你眼中闪过的失望。我回应不了你对我的期待。你是深不可测但充满未知潜力的宝藏,每向前一步都能看到更为奇异的光彩。而我可能更像是燃烧殆尽的流星,已经度过最为巅峰的时刻,即将沉寂于无闻。

 

也真是可悲啊。

 

我长久以来像是被上天所眷顾着,以至于我竟没学过怎么去珍惜和守护。

 

我把自己封闭在自责里。你没有发现,我也无法解脱。

 

沉默,长久的沉默。

 

仿佛空气凝结成冰,大雪纷飞,世界沉入冬眠。

 

我怨自己带不来春暖花开。

 

因为深知你的隐忍和温柔,所以明白即使现状如此你也不会主动说要和我分开。我不能容忍自己这样贪恋你的温柔,利用一种若即若离、名存实亡的恋爱关系把你束缚在身边。

 

我愈发得觉得这对于你我而言都是太过沉重的枷锁,我无法坚持下去了。

 

既然如此,由我来说分手吧。

 

对不起,勇利,对不起。

 

你值得获得更好的一切,待在你身边的人应该要更年轻更为强大,而我不配。

 

 

 

 

20秒。

 

于是就有了分手的那天,我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你说:

 

“我感觉我已经不爱你了。”

 

勇利,对不起啊,我在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撒了一个如此违心的谎。我尽量显得没发生过什么,想把这次恋爱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想即使让你怨我也不要自责,然后就这样离开,放你自由,放我们自由。

 

你一开始以为是我的恶作剧,笑着说“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你是开玩笑的吗。”我只好说不是。我看见你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但也仅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吸了一口气,说:“我明白了。”接着走进房间里开始收拾行李。

 

没过一会你拖着行李箱出了房间向我乖巧地点了点头,“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然后打开大门,头也没回地说,“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仿佛意料之中。果然是对我厌烦了吧。

 

有些庆幸又有些痛心。

 

我想起身送你,却发现自己站起来迈不出步子。我想说一声再见却发现太迟了,大门砰的一声已经关上,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已经是两个世界。我突然腿一软,瘫坐在沙发上。明明难过得要死,却反而松了一口气。

 

你走之后,我一个人把失魂落魄的自己关在没有你的房间里,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周遭的一切似乎还带着你的温度和你的气息,消散之后将不复存在了。再一会,再多停留一会吧。我做着无谓的祈祷。我一瓶接着一瓶地喝着伏特加喝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窗帘缝隙中透过的一丝晨光扎着眼睛生疼,这时才突然后知后觉地想到再也不会有个闪烁着棕红色眸子的男孩子躺在我的怀里对着我说早安,打碎这一切的是我,不是别人,是我。肠胃里一阵抽搐,我哇得一声翻江倒海搜肠挂肚地吐了一地。

 

仅存的意识让我向雅科夫请了三天假,然后我昏睡过去。

 

之后睁开眼恍如大梦初醒,一点一点打扫着我们的房间,一点一点把你的痕迹藏起来,把它变回“我”的房间。

 

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生活。

 

啊,希望你恨我但是别哭,希望你忘掉我重新寻找幸福。

 

 

 

 

10秒。

 

突然怀里的轻轻战栗把我从回忆里拉回现实,我注意到你不自然的神情,眼眶已经泛红。

 

是……因为我吗?

 

不对啊这不对啊!

 

勇利啊,是我做错了吗?

 

我最见不得人哭了,特别是你。

 

看着你这副惹人心疼的样子,作为前任恋人的身份却不能做更多,三分钟过后连一个普通朋友能给的安慰也给不了。我克制着自己想做多余的动作的欲望,突然希望这三分钟长一点,再长一点。

 

 

 

5秒。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不爱你,只是我还没学会怎样去爱。

 

 

 

0秒。

 

手机倒计时的铃声响起,三分钟的拥抱已经结束。我怔住了,慢慢放开了手臂。你先是有些不舍,却突然决绝地放开。你刻意低着头隐藏着表情。我看不到你的脸,猜不出你的心情,揣测不出你的想法。我离开的日子里你的状态一直如此吗,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却还在拼命努力微笑。

 

我突然醒悟,你的愿望可能一开始就很简单,就如你自己所说:不要离开,待在你身边。

 

而我,我都干了些什么!

 

再也维持不了游戏最初的淡然微笑,那微笑本身也只是不堪一击的伪装罢了。

 

我听见你说:“我去一下,厕所。”掩饰不了的颤音甚至你自己都没察觉。一句话快于大脑的思维,脱口而出:“我有话想对你说,勇利。”

 

 

 

 

 

 

 

我跟着你走出了聚会的房间,嘈杂逐渐趋于宁静。心里那个一直在响的声音逐渐变得大声,变得清晰……

 

“勇利,对不起!”

“勇利,待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勇利,我爱你。”

 

我觉得我们是需要好好谈谈。

 

只是现在你还会听我的解释吗。

 

 

 

 

 

 

ooc对不起(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有什么想吐槽的欢迎评论~会一一回复哒~


后续链接在这里(三分钟。续

如果被玻璃渣噎到可以去后续里……继续被噎到(不是

是糖!!是糖!!!相爱的他们值得拥有一个好的结局~